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阅读新闻

重庆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决策建议》刊发李涛博士文章

[日期:2016-09-23] 来源: 作者:李涛 [字体: ]

2016年4月,重庆理工大学会计学院/财会研究与开发中心李涛博士撰写的决策建议稿《高度重视众创空间发展的三大偏差》被重庆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决策建议》2016年第4期(总第370期)刊发。该研究成果是聚焦国家、重庆市在科技成果转化、一带一路发展以及创新创业等方面面临的现实问题进行决策咨询研究形成的,体现了作为市重点人文社科研究基地的财会研究与开发中心社科研究的咨政能力和影响力不断提升。原文如下:

  • 李涛:高度重视 “众创空间”发展的三大偏差

根据我市《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实施意见》,到2016年拟建成首批示范性众创空间300家,打造众创空间500个以上。目前,我市众创空间发展迅速,宣布落户和已经建成的数量合计已达近50家。本课题组调研发现,相对于北京、上海、浙江等发达地区,我市众创空间的创建和发展中存在创新创业服务功能弱化、市场化运作不足、网络化程度低下等三大问题,严重影响到众创空间的持续健康发展,亟需对其进行纠正。

一、我市“众创空间”发展的三大偏差

1.创新创业服务功能弱化

科技部一再强调:众创空间绝不等同于大兴土木的房地产建设,而应该是“轻物理空间、重服务”的创业生态系统。具体而言,众创空间的功能包括四个方面:第一,低成本的硬件支撑。第二,科技服务支撑体系。包括物业管理服务、科技融资服务、创业培训辅导服务、知识产权市场化转换服务、以及代办工商注册、知识产权申请、纳税申报、人事管理、财务等辅助服务功能。第三,营造集聚协同创新氛围。集聚创业创新者,进行头脑风暴,相互启发相互鼓励,引导紧密合作、协同创新。第四,整合资源调配。跨区域、地域,广泛组织调动培训辅导、投融资等外部创业创新服务资源,为创业创新者提供全要素整合服务。

然而,目前我市已有众创空间的经营方式主要是整租办公场所然后零租给创业者,并提供办公用品、仪器设备等硬件支撑。以创客咖啡和创业地产为例,拘泥于“零租办公场地+卖咖啡”或者“卖房子+租房子”的单一盈利模式。更甚至不少众创空间包装了创客概念,仅仅是为了获取政府补贴。创业者参与度很低,长期保持活跃参与人数不高,严重偏离了众创空间的实质——为创新创业者提供孵化服务。

2.市场化运作不足

众创空间能否真正兴起并可持续发展,从根本上取决于市场机制。市场发挥着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众创空间的方向、路径、形式、规模应当由创新创业活动的供求关系和价格机制决定。政府的角色是引导者和监管者,其行为边界应严格局限于宏观引导、公共服务和市场监管,提高政府公共服务水平,营造有活力的创新创业氛围和公平合理的市场竞争环境。凡是市场机制有效的领域,政府要避免直接干预,不能用已有的管理体系和工作手段去“引导”大众创新创业发展,更不能过度包办、过度补贴。

我市众创空间可以获得登记注册等行政事务便利,房租、宽带接入费用和公共软件、开发工具等财政补贴,以及企业所得税、房产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等众多政策优惠。在政策刺激下,新办众创空间纷纷涌现,但模仿痕迹重,项目形态缺乏创新,比如创客咖啡等,完全照搬沿海发达城市的经营模式,忽视了本地化创新;一部分高新产业园区、大学科技产业园区也改头换面成立众创空间,但仍然是传统孵化器的运营模式,可谓“旧瓶装新酒”。众创空间的“遍地开花”很大程度上是政策直接推动的结果,往往容易陷入“一抓就活,一放就死”的“家长式”管理怪圈。

3.网络化程度低下

“互联网+”作为国家战略正在落地和演进,其与众创空间本质高度契合,成为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重要推手。“互联网+众创空间”、创新与创业、线上与线下、孵化与投资相结合,是众创空间发展的主流。互联网平台可以实现众创空间在基础服务、活动管理、创业项目入孵、人员招聘、市场推广等方面的线上线下对接,从而搭建网络信息平台,促进创业的乘数效应。第一,政府投资少,无需为创业者提供专属的物理空间;第二,收益高,凭借互联网平台打造无边界的市场,广泛吸收全国、乃至全球的创业资金;第三,门槛低、开放度高,不分规模的创业企业、政府或者民间孵化器、国内外投资者均可参与其中;第四,信息量大、透明度高,便于及时获得技术与管理的支持,创业者与投资者的沟通更加透明,有利于市场的规范化发展。

目前我市众创空间局限于在实体形态,网络化程度低,大多停留在网站介绍、宣传的水平,尚未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众创平台。

二、几点建议

1.规范众创空间建设标准,强化创新服务功能。

第一,制定严格的认定标准。要求申请者必须具有若干名与科技创新创业服务相适应的专业化管理服务人员,必须有配套创新创业服务功能,以及与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私募基金、投资及担保机构等有良好的合作关系等。

第二,建立年度考核、退出制度。重点考核创客企业(项目)孵化情况、毕业企业和退出企业情况、公共服务平台建设等。对不合格者限期整改,暂停享受扶持政策;对连续两年考核不合格的予以淘汰。

第三,利用我市高等院校、研究机构等科技资源,鼓励和帮助众创空间邀请知名企业家、创投专家、行业专家等作为创业导师,为创业创新者的创业教育和培训辅导,并辅以财税补贴支持。

2.推动众创空间从政策驱动到市场化运作的转型

第一,在众创空间初创期阶段,政府可以进行适度干预。运用跟投、后补贴、奖励等投入方式,弥补市场配置的缺陷。对初创众创空间的扶持方式要从选拔式、分配式支持向普惠式、引领式转变,发挥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的杠杆作用,用政府对创新创业的“小投入”吸引来社会资本的“大投入”,形成市场化的创新资源配置格局和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市场经济秩序。

第二,在众创空间发展的中期和后期,政府应避免直接干预。坚持市场为主、尊重主体、有放有进、合理引导、多元共治的原则,由第三方社会组织实施专业化管理。凡是市场机制能实现或有社会组织能替代的服务功能,必须主动转型,大力发展市场化、专业化、社会化创新服务机构和组织。上海市已经率先做出示范,政府主动退出孵化器的认定,并尝试将众创空间承包给专业的创客团队运营,发挥第三方机构的自我创新能力,不再依赖政府补贴,从而真正调动全民参与创新创业的积极性。

3.借鉴上海等地经验,推进网络平台众创

综合上海、浙江、北京等地的经验,建议从以下方面推动众创空间“线上+线下(O2O)”升级。

第一,建设政府主导下的统一性网络众创平台。政府可与大型商业网站(如阿里巴巴等)合作,利用大数据资源和互联网GIS技术,搭建开放性互联网众创平台。为众创空间开辟绿色入口,提供模块化服务。可采用PPP模式(公私合作投资)进行投资和运营,建成后将经营权特许给企业进行运作。亦可尝试BOO模式,由企业投资并运行,政府向其购买服务,免费提供给众创空间。

第二,采用叠加资助、绩效考评等手段,推动建设个体性网络众创平台。给予房租、企业所得税等额外财税优惠,鼓励其运用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化、移动互联等技术打造“云上众创空间”,提供线上社交、互动营销和创业服务三大功能模块的创新创业服务。可尝试采用“1个虚拟众创空间+N个物理众创空间”的O2O运营模式,以减少网络化成本以及促进资源共享。此外,可建立绩效考评制度予以保障,将网络化程度及网络化服务质量作为重要方面纳入绩效考评体系,评选出优秀者予以奖励,并将考评结果作为后续财税政策支持的依据。

(本文系2015年重庆市重大决策咨询研究B类课题《重庆市“众创空间”发展的路径选择与对策研究》(ZDB2015009)成果。)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 href="memberProfile.aspx?id=1" target="_blank">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内容分类
本周热门
网站搜索
站内搜索: